1 2 3
©灰炎_obey | Powered by LOFTER

独活是向死而生,爱则是为了某个人在千钧一发间搏命挣扎。

热度: 1 评论: 1

“我想死。”
阿卡丽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是又一个元年到来的时刻,整时整点。按照旧历,这是一个辞旧迎新的喜庆时刻,过去的人们会为此狂欢庆祝,丢弃破旧的,迎来全新的,洗掉灰色的,染上金红的。从前阿卡丽还“活着”的时候,她也是很喜欢这个节日的——或者说她其实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没什么人不喜欢热闹的氛围和喜悦的情绪,即使是阿卡丽也不例外。她自诩只喜爱高雅艺术,对这种民俗不感兴趣,不过如果真的让她点一个烟花,她还是在会摆出一张不情愿的臭脸的同时跃跃欲试。
不过如今的她很少有表情了,基本上她一天都缩在宽大的安乐椅里搭着毯子昏昏欲睡,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针孔比往常多了不少——“这不是吗啡。”她总是这样苍白又倔强地辩解:...

热度: 3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块美丽的土地。这世界上每一个路过这片土地的人,都想把这块肥美的土地据为己有,然后再根据自己的心思任意改造。但其实那片土地原本是有主人的,它选择了主人,并且忠于他,只有他播下的种子才会生根发芽,长出甜美的果实。而其他人,只能在这片土地上得到有毒的荆棘。在主人外出旅行的时候,有无数的人们光临了这片土地。他们怀抱着希望而又愤怒地死亡而归。这片土地无数次因为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而遭到人们的诅咒,但土地不在乎,土地只是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仍旧等待着主人的归来。很长时间过去了,久到这片土地上的小鸟都换了数十代,久到这片土地上的小树都变为了挺拔的大树,土地依然在拒绝人类。由于缺少人类的打理,这...

热度: 3

你手持迦耶伯格的样子,和你势在必得的眼神,都和那个人那么那么相像。

标签:枪凛
热度: 19 评论: 2

你为什么必须坚强,因为没人爱你,没人愿做你永久的庇护。
是的,但我的坚强是为了成为你的盾和剑。

热度: 1

【农药/露婵】

记个梗,先不打tag(因为不知道怎么往下写)

赏金猎人x女巫

你大难临头了。
彼时露娜正在对着一面小破镜子检查自己的伤势,酒吧灯光实在太过昏暗,可是露娜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疲劳得只想找个地方坐下喝点酒。小破酒馆的杯子污浊,客人稀少,桌子上满是刮擦的痕迹,她也没心思计较。她解下腰间的羊皮口袋,摸出几枚铜币打算付账,坐在黑暗里的女人却突然叫住了她。
露娜吓了一跳,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警觉地看过去,她方才真的没有发现那里坐着人,本来凭她的感知力整个酒馆都应在她的掌握之中。或许是自己太累了……露娜想,见对方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她松开了搭在刀柄上的手:“我没有「那种」需求,小姐。”
她误以为她是个招徕过...

热度: 2

你应只对一人献上爱与忠诚,然后对其他人播撒友好与善意。
她一直这样告诫自己,但总是不受控制地出口伤人。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伤害出自真正的恶意还是开过头的玩笑,她只知道当她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无论是她所仰视的还是她所俯视的,无一例外地,都承受了她的恶意。

假装是一个置顶

首页关注的太太们一个个都脾气非常暴躁,有些太太对白嫖和不是真爱粉的都一棒打死,我这种潜水的非常害怕,取关了几位,免得挨撕
也希望没有人来撕我什么的,我也不打啥tag,我安安心心地在我的冷圈里割点腿肉圈地自萌,只求没人翻进我的主页日我的空间来批判我,那就太无聊了。你喜欢某一篇也挺好,看多了你就会发现我这个人粗鄙浅陋,所以最好不要自找不愉快。至于现在的列表嘛……有喜欢我粗糙的大腿肉的当然最好啦,没有喜欢的也没什么,证明我技术需要精进嘛
嗯,我现在主要是想起啥写啥,没什么具体的方向,大家随性,喜欢啥看啥,反正你跟我说你喜欢啥我也不会去写(根本没人这么和你说!)
现在lof里没几个认识的人了,伤感,只有一只...

热度: 1 评论: 3

【农药/露婵】微醺

醉酒开车。有自wei情节。

在同学聚会上多喝了两杯起冰凉甜美的白葡萄气泡酒,挥手又拒绝了男同学好意或不怀好意送她回家的请求,已然是上班族女性的露娜拎起包就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开玩笑,露娜这种单手干翻一票小混混的前街头不良少女会需要人送回家吗?即使她如今已经雪藏了这个人设,习惯对别人露出矜持疏离的微笑,她骨子里那股跳腾的野性也不是随便谁都驾驭的住的。
除了……貂蝉。
其实昨天她也有考虑过要不要来参加同学聚会的,毕竟貂蝉回国了。八年后,她终于要再次见到她了。露娜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脸,注视车窗倒影里自己有些发红的脸颊,手指摩挲着触碰了良久后,大脑才后知后觉地有了热度的感知。
她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喝多了。
时隔...

大半夜笑死我了

热度: 6

【FGO/金凛】冥地夜谈

金凛(伪)

贤王x伊什塔尔  

背景是过劳死的贤王在地狱与艾蕾(枪凛)对话,依然是没有咕哒的世界线
贤王一定会过劳死这一点和世界线根本没有关系!!!

剧情上需要结合前文食用。

睁眼便已在漆黑之境。
吉尔伽美什活动了一下身体,站了起来:“……哼。不过闭眼小憩一会而已……居然死了吗。”
他抬头仰望幽暗的玄冥,那代表着人世与冥界的分界,触手可及的距离,他却无法抵达。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到乌鲁克,不知道没有他的乌鲁克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没有外界的支援,仅凭他自己是不能离开这里的。
“你还是别白费心思。”
吉尔伽美什倏地回头,这声音……不,不可能,伊什塔尔那个疯子上次就栽在这了,她不可能...

【FGO/金凛】覆灭前夜

金凛(伪)
其实是贤王x伊什塔尔
背景设定是咕哒没有到达这个特异点,吉尔伽美什王战死后,人理覆灭前夕。

你总说我只是会大笑和射箭而已,事实上真是如此吗。她对着空无一人的王座发问,声音平稳,声波在空气中规律地振荡又传远。少女无意识地把黑发缠在指尖又解开,反反复复,她瞟了一眼没有温度的冰凉王座,最终还是走上前去。
告诉你吧,我可是高贵的金星女神。她吸了一口气,提起嗓子来训斥道。而你,吉尔伽美什,不过是我脚下一只微不足道、可以随便碾死的蝼蚁!呵 ,不过是仗着横征暴敛来的宝库,就想踩到我的头上?我不过是宽宏大量不与你计较罢了。
王宫安静极了,夜晚的凉风吹拂着少女的黑发,给予她少许冷静,但是她仍旧面对空气喋喋...

我其实尤其喜欢你破落苍白的样子,那样的你很安静,是你长途旅行劳累回家时的样子,你的一切都虚假,唯有那疲倦是真实,不会让人看不懂。上天作证,哪里会有不想摸透自己心爱人的想法的人呢?所以即使嘴上说着喜好你猫咪一般捉摸不定的脾气和女巫一样无法猜测的内心,心里还是极度渴望能够驯服你的。即使你桀骜不驯如异兽又明媚轻灵如精灵,我也深知你看似无害的表皮下暗藏的冰锋与火焰。
你不是深谙处世之理的人类,亦不是涉世未深的动物。你踏足人世,饱饮酸甜苦辣、遍尝各色千秋,然仍不曾厌弃或留恋。你视世界如你方才涉水而过的溪流,既不足以挽留你,也不能够逼退你,你只是弄湿了双足,低头看时眼里未曾有丝毫波澜。你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勇...

热度: 4

Fate/Extra Last Encore开始放送了!!!!
容我吹一波凛!!!她她她实在太好啦!!
有凛就有看下去的动力。
顺便一提 我期待LE里的枪凛戏份很久了咕嘿。

热度: 2

【堆段子/汪咕哒】圣诞复刻活动的一点小事



cp  狗子x我(←不要脸)

圣诞复刻活动40AP本刷到吐!别问我为啥不刷50NAP……很简单,因为本萌新打不过。

蓝色枪兵瞥了一眼后方满脸紧张、以左手紧紧握住右手的令咒的御主,百无聊赖地在避矢之加护下又摸了一轮鱼。瞅瞅自己不过43%的NP,而自己身后的助战黑贞已经NP101%了——这要再说不是偏心他就把法阶的自己的法杖吃下去!
miss、miss、miss……他不是没受过伤,在第一回合和第二回合的前半部分他也吃了雪人无关痛痒的几下,相比起身前站着的被克制得挨一下就脸色铁青的军师,他还算是游刃有余。只不过,就这样让他干看着军师一次又一次地以蓝卡带起黑贞,二人的NP刷刷地涨,自己...

热度: 25 评论: 6

我比谁都要了解人类本性中孤独的那一部分,所以我爱你。这是毋需语言论证的道理,假若你看到我,你亦会明白。你会从我的每一部分发现这种不可自持的情感,由内而外的,并非喷薄而出而是暗暗侵存的。

而更多的,你会在我的眼中、我的身体上发现你自己。
你的发梢、你的指尖、你苍凉的唇纹、你冷淡的皮肤、你孤独而自由的眼睛、你警醒而乖张的灵魂。我的仰慕、我的窥探、我的寻求、我的索取、我的迷茫、我的验证、我的——我的——
我心心念念的,你。

这就是组成我的一切了。
飘雪的寒夜里,我愿陪你。

热度: 6

#枪凛#

“不行,汪酱,你今天必须去打狂犬疫苗。”远坂凛叉着腰,看着一脸拒绝的库丘林义正辞严道。
“……谁是汪酱啊!老子是狼人才不需要打那劳什子啊!”
“狼也得去,谁叫你是【我】的看门狗。”眼神示意,嘴角挑起,碧蓝眼瞳里跳动着明快的笑意。
“好吧我去……”他承认他对凛这种宣誓主权的做法毫无抵抗力。
“哦,还有,回来的时候顺便去下超市,要番茄酸奶培根火腿水煮蛋。”
“是是,Master。还有什么?”
“唔……狗粮?”凛有点压不住笑,以食指点着下唇勉强维持着认真的表情,“你不需要吗,嗯?”
“过分了小姐……”库丘林突然压过来,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远坂凛一瞬间竟有些心慌,“但你说得不错,身为主人……”对方来势...

标签:枪凛
热度: 11

【农药/白妲】红玫瑰与白月光


白妲现代paro,玻璃渣慎入。

红玫瑰与白月光

▲.
妲己下葬的时候,是个雨天。
天阴沉沉的,男人们甩开膀子挖土,汗水和零星的雨丝混在一起沿着身体的沟壑淌下来,又有些凉意了。李白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李白感觉到的冷意是相同的。
他的情人终于死了。

▲.
李白得到了妲己剩下的一点东西,并不是根据遗嘱继承,委实是根本没有人想要她的东西——就连抬棺材的人也是戴了双层手套。
他们都说,这个女人水性杨花,身子脏的厉害,她的东西上恐怕沾有致命的传染病株。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眼带讥诮,眉带嘲讽。看哪,那个妓女——
终于死了,省的连累她倒霉的情人。
真的是情人吗?我怎么听说他们只是契约关系呢。
说的也是,这种女人——哈哈,...

[双狐]四万八千丈

我就是给这家伙出题那个人。【烟】

揽洲.:

cp:千年之狐李白x少女阿狸妲己。架空,ooc
预警:
本文为ooc挑战,由基友提供一张同人图及双方姓名,没有其他信息。
没玩过王者荣耀,对人物了解无限趋近于零,希望各位看过笑过就好,大发慈悲放过我。


四万八千丈。


“你算什么东西。”李白凝视着眼前的一草一木,脑内隐约想起了某个人,又好像不曾存在过。


身后的小狐——她修炼得甚至还不能算只狐,那日引她来见李白的妇人调笑到,不过是只阿狸罢了。可这阿狸到也有名字:妲己,是她亲口用怯生生的声音告诉李白的。


妲己站在李白身后,不敢接话。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

热度: 52 评论: 2

【王者荣耀/妲己中心】吾乡何处

前文自己翻。
这里往后是双狐部分。
【其实还是夹带了耳朵组私货……(顶锅盖逃)】

1.
一转眼,元芳已经跟随妲己三年了,他们在京城旁边的一座小城安了家,妲己表面上的工作是绣工,实际上仍然少不了干些偷盗的事儿,顺便还教会了元芳不少本事。就这样,他们的日子渐渐稳定了下来。
“青丘又出事了。”
“嗯?”妲己没听清,她正给元芳整理明天上私塾要用的笔具(因为妲己认为元芳一点文化都没有是做不成江洋大盗的,所以硬是逼着小耗子上了私塾,学费贵得吓人,鬼知道妲己是从哪抠出这么多钱来的 ),“你刚刚说啥?”她整理罢,坐在桌旁回头看着已经打算上床睡觉的元芳。
“青丘啊!”元芳有点无奈,“你怎么老是不好好听人讲话。”
妲己的身子...

战狼2里kiki真帅真苏
哎,好想整天都看到KIKI哇

【王者荣耀/信妲】永不沉没 —— 02

scp基金会paro
背景资料及相关名词请百科:scp基金会

我们的口号是:控制,收容,保护(To Secure, Contain, and Protect)

02

“你们慢慢熟悉,我先走了。韩信你会关门吧?不会的问问妲己。”庄周一边说着,一边迫不及待地朝门口走,大概是急着回到梦里去与鲲重逢。
“……”韩信低头看着坐在隔离玻璃里的妲己,她也正歪头打量着韩信,原来庄周说的“同事”就是她啊。
铭牌上写着她是Euclid级的scp,所谓的Euclid级就是当一个项目的行为在无法被正确的预测时将被编辑为Euclid,可能是因为该项目是有感知的,其行为超过当前科学知识,也可能只是当前对其理解有限。Euclid...

热度: 20 评论: 2

【王者荣耀/妲己中心】吾乡何处

cp:
耳朵组。
小耗子元芳×九尾狐妲己
年下设定,此处元芳是15岁少年(起码外貌是)妲己是活了很久很久四处流浪的九尾狐。两人是吵吵闹闹欢乐度日一起偷鸡摸狗的好伙伴,在历险中对彼此暗暗生出情愫,而后来李白的出场毁掉了这一切。
双狐。
青丘之主李白×妲己,李白黑化,又苏又污,且有鬼父倾向(并不
从小和妲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作为妲己最信赖的哥哥和下一任族长受到青丘所有人的爱戴,但其实心里一直对妲己有着极度的执念,那爱太过炽烈,最终点燃了一切也伤害了妲己。所以妲己对于他的感情很矛盾,有爱也有恨。
妲己因为经历过青丘的破灭离散父母双亡的事情后,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傻白甜的小狐狸了,元芳跟狡猾的狐...

【王者荣耀/信妲】永不沉没 __ 01

scp基金会paro
背景资料及专有名词请百科:scp基金会

我们的口号是:控制,收容,保护(To Secure, Contain, and Protect)

“编号C-0998,助理研究员韩信,性别男,年龄26,安全权限2级,身体状态评估等级A,心理状态评估等级A,确认无误请验证您的指纹与视网膜ID。”
“验证无误, 准许入内。”
“请拿好您的工作服和权限卡,先去宿舍修整,稍后请到B-46区site主任处报道。”机械女声响起,同时身后代表正常与异常分界线的加厚隔离金属门落下,虽已有心理准备,但真的踏入这里之后,他还是被这里阴沉冷酷的环境所震撼。不亏是亚洲第一大的scp收容所,名为“海姆之门”的...

热度: 21 评论: 6

标配抽到想要角色的最好方法是去B站找个角色相关的MMD舔舔许愿
屡试不爽,这样抽到了月光誓约和玫瑰。

标签:崩坏3
热度: 2 评论: 1

强撩李白。
我方李白被兰陵王抓得很惨,我就给他加油,然后公屏说,兰陵王给我等着。
当时还是逆风,高地都没了两座。
兰陵王第一次没理我,又杀了李白一次。
后羿:这李白好脏。

……就是说他是李黑的意思,那时候他是0/7

[全部]李白:妹子你要是想说什么就说吧。
……大概他自己都灰心丧气了。

[全部]不知火舞:我想说,兰陵王我要让你好看。
[全部]兰陵王:害怕。
嘴上说着害怕却去中路埋伏我,然而被我躲了飞刀反杀了。接下来又参团拿了两个人头。
于是赢了。在主宰被抢的情况下。

火舞阿姨强行罩李白。感觉自己真帅。
好吧其实这李白是我基友,所以就是撩着玩的|・ω・`)

堆段子/论妲己的衣服为什么变了

cp双狐 
王者荣耀 》》》》千年之狐 李白x少女阿狸 妲己
小甜饼撒糖向,涉及亚瑟x安琪拉,刘备x孙尚香etc

我不信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妲己的经典皮肤跟少女阿狸多了黑色蕾丝内衣。

1.
“早上好啊小妲己!”孙尚香一看见妲己就冲过来,可劲儿掐她的脸,“你今天看起来还是一样迷……等等你哪里不对?”
妲己被孙尚香揉得说话都支吾起来:“祖商好呜香香……”
眼见妲己的脸被她揉搓的通红之后孙尚香才放开手:“小妲己你的脸手感还是这么好!我不是说你没有以前那么迷人了我是说我觉得你有哪里怪怪的我也不知道哪儿怪怪的反正你看起来有点奇怪不像以前的妲己了。”
孙尚香快言快语一口气说完,妲己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听...

【APH/普伊】怀孕那些事儿

努力走纯爱,却被一个人一句话带污
这个人就是@揽洲
                  ↑↑↑↑
                是的,都怪他

warning:ABO已婚设定,玩得开心。雷生子慎入。本篇两人都相对成熟,毕竟已经成家立业就要为人父母了嘛。全程撒糖,有西仏出没注...

【APH/普伊】非典型恋爱 - 03

在此传授正确的催更方法:评论!!
因为从来几乎都没人给我评论所以我既没有改正的方向也缺乏填坑的动力,这也就成了我不更文的借口【沉痛状】
所以评论越多越好越长越好,哪怕你就只给我写个沙发板凳朕已阅呢x 我都会觉得很开心的(。ò ∀ ó。)
我爱所有给我评论的小天使们,给你们比个哈特♥~

注意:阿普依旧是个脑补帝,而且超爱脑内吐槽。

03

几天后酒吧里。
已然醉得神志不清的基尔伯特一手揽着东倒西歪的安东尼奥大声倾诉着,一手举杯又灌下一大口啤酒,这地狱一般的阵势显然吓住了服务生以至于他们这桌很久没有人过问了。弗朗西斯一脸讥讽地举着酒杯看着他俩,他的表情除了妈的智障这四个字之...

【APH/普伊】非典型恋爱 - 02

听着deadpool的Rap抖着腿码的。
注意:阿普是个脑补帝,以及前方护弟狂魔罗维诺上线,伊双子只是亲情向。

02   -   这是个误会/你所不能相信的故事发展

基尔伯特跟随着费里西安诺来到旅馆,并在前台收获了老板一枚饱含深意的眼神。他抖了抖肩膀,试图甩掉这种不适感,直到在走廊上又被服务生行了注目礼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费里西安诺?”
正在把钥匙捅进锁眼的费里西安诺头都不抬:“嗯?”
“你之前……经常来这家旅馆住吗?”
“也没有几次吧,有时候回不去哥哥那里就会过来睡一晚上,怎么了?”
“不,我的意思是,呃,那个,”在费里西安诺纯洁的目光的注视下基尔伯特简...

APH北伊厨一枚!产出普伊/西仏/伊日etc。反逆白黑/楚路/芬路/黑邪/农药妲己中心。文废+坑比大家不要挂我